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从编剧到导演他们带你重走中国电影的大师之

发布时间:2019-04-04 06:57:19

本文发于香港电影号;

文:叶妮。。

杜琪峰、韦家辉、庄文强、邱礼涛、林超贤、王家卫……,这些香港电影的伟大先驱者,成为了我们如数家珍的老朋友。

由陌生变得熟习,高远变得亲近,我们发自内心地,酷爱着他们的作品,和他们。

就在4月17日,北京电影学院组织了北影节主席王家卫的作品展映与交换活动。在放映《重庆森林》和《腐化天使》以后,王家卫导演也现身和学生做了一对一的问答交换。

墨镜王没有采取自己主讲的方式,而是直接一问一答。拉近了自己身为传奇导演,和1众电影狂热爱好者们的距离。

王家卫:很多人说王家卫没什么剧本,其实都是错的。其实我每个电影的剧本数量都很大,在这同时,我在写的剧本有无数个。电影有一些时候是一个动机、一个题材或是一个想法,但是它很多时候像酒一样需要时间去酝酿、沉淀。固然你也可以是接了一个活,明天就需要去拍摄,由于要交房租,这是另外一回事。王家卫告知大家,剧本不在纸上,不代表不在心里。

每天你都有机会跟他人擦身而过,你或许对他一无所知,不过或许有一天他会变成你的朋友或是知己。|《重庆森林》

很多人对重庆大厦没有印象,却能第一时间记起王家卫拍的《重庆森林》,想起影片里班驳的画面:林青霞踩着高跟鞋奔走在水泥森林中,路人王菲潜入暗恋的梁朝伟家里,纵情释放自己……

电影里王菲跟着歌曲纵情摇摆,我们来随着她的节奏,进入重庆大厦这片森林。

1994年上映的《重庆森林》,是他的第三部作品,取得第三11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好男主角、第十四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多项大奖。以都市中的爱情为主题,叙述了警察223(金城武饰)、和警察663(梁朝伟饰)在失恋后产生的故事。

而1995年在多伦多电影节上首映的《腐化天使》更像是对《重庆森林》中故事的延续,虽然该片的主角变成了杀手,但有关警察223的故事还在继续,但是223也不再是警察,化身为“天使”。影片讲述了五个行动相互交错的人物在都市的夜空下,彼此之间相遇后产生的一系列故事。

离开了世纪末的香港,王家卫的镜头对准了纽约,张曼玉、刘嘉玲、王菲变成了诺拉·琼斯、蕾切尔·薇姿和娜塔莉·波特曼,胡子拉碴的裘德·洛也代替了文质彬彬的梁朝伟。

《蓝莓之夜》根据王家卫早年在香港拍摄过的一个短片改编而成的。从筹划到拍摄完成仅花费半年时间,投资不算巨额,各大主演的时间也耽误不起,制片方对墨镜王“磨洋工”的风格早有耳闻,因而要求他必须速战速决,拍戏一向无剧本的王家卫这次终究破天荒的请来了其他人(固然了,这个其他人也不是普通人,而是曾获得爱伦坡奖的劳伦斯·布洛克)写剧本并交到演员手中。?

王家卫曾说过,他喜欢用英文去记录,这样的创作比较有客观的距离,但是作为王家卫执导的首部英语电影,这部影片的对白其实是翻译的,而且他和女主演诺拉·琼斯实际上都不喜欢吃蓝莓派……

这部电影幕后的一些情况使它看起来仿佛王家卫电影生涯的一次转折与突破,但他并不是那种为了顺应环境就会轻易改变自己的导演。

王家卫:“当你真的要去讲一个故事的时候,有时候是需要花一点时间的。但你(发问人)已写了6个剧本,那你回头看这6个剧本里面,哪个是你认为是可行的?那就把另外5个丢下,去做这个。要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你必须要自己很相信才行,你必须要爱上它才可以去做,要不然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

其实所有创作人,都是在自己的世界里,这个世界其实很封闭、很私密。很多时候关键就是我们怎样去判断。那这个判断标准是什么标准呢?我相信来电影学院这四年你们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多看。”

在分享会现场,王家卫也不吝分享了自己从业多年的一些宝贵经验,他说,做电影的要学两件事。

第一就是,我这个故事讲甚么。一般来说我们中国人比较喜欢小说、电影必须讲一个主题是什么,但是很多时候常常主题都是三句话就讲完了,一个伟大故事就是一个伟大的人物他做了一个伟大的事情。

第二就是,怎样去讲这个故事。这个是很讲求的,这方面我们很多人比较不行。由于没有那末注意、没有那末用力。怎样去讲一个故事很重要,因为电影在讲内容和情势。最理想的的东西是:你要讲的话,是由一个最好的方法去表达。那你怎么判断这个事情呢?你自己必须要有一个眼界。我相信你们将来要是拍电影会碰到这种情况,你拍完以后自我感觉良好,但是观众不喜欢。或者是自己好像没什么底,但是观众特别喜欢。那怎样去判断这件事呢?千万不要认为自己没有底,观众很喜欢是件好事情,由于这样下去你会愈来愈没底,因为你不知道观众喜欢你甚么,所以这个是很重要。所以你必须要:第一就是在想一个故事或是写一个剧本、拍一部电影时,必须要斟酌:这部电影用这个方法去拍,是我在可用的时间、能力里,做得最好吗?就是要尽力。

当被问及,是不是先选定一个内核思想,再去展开工作时,王家卫这样回答:

“其实我不应当答这个问题,由于我常常走偏。《一代宗师》原来的故事是讲叶问,然后我想知道李小龙的老师是怎样的人,我小的时候就知道他是一个南方宗师,但是在研究他进程中,就发现:这个故事就讲这样的一个武林,只是讲一个高手或是一个武术大师,那意义在甚么呢?但是慢慢就发现,其实最有趣的就是讲民国的武林。讲民国的武林的时候,单讲南方是不行的,由于在中国的武术界里南北之争是通常会有的,所以你要讲这样的题材的时候,你会走得更远。”

在电影学院里就有一个作业,老师是希望你们去做到一点就是:你要去抓住这个题目,要有讲述的技能。

但是,将来你们走到这个行业里面去的时候,会发现有很多可能性,不只是你自己的在摇摆,有一天,哪个演员不行了,或是这个场景不可以了,或是资金有问题,你都必须要有一个改动。所以必须要有一个精神,你要去争取最好的,但是你要有一个打算是要承受最坏的。

在交换会上,王家卫不是媒体镜头中戴着墨镜,独自寻思,不苟言笑的超级大导演,而更像一个走在前面的“老师傅”,回过头来,仔细为后来者们规避雷区,计划发展,更是耐心地将商业片的运作,文艺片的拿捏,剧情的设置,基本编剧的方法等行业中最核心的价值内容竹筒倒豆子般地分享给了大家。如此的大师情怀,也令在场的学生和从业者们目睹了生于上海,长于香港的王家卫,何以能够在商业电影和文艺情怀中自如游走,好评不断。

墨镜王,爆炸陈,雪茄杜SIR,史蒂芬周……他们的作品被港影迷们反复淬炼,成为经典传世,他们可爱又独特的小嗜好,也成为了我们津津乐道的谈资。

酷爱,是追随的根源。像我们酷爱他们眼中的香港一样,他们热爱着这个由蒙太奇肆意玩转出来的十丈软红。

在寸土寸金的香港,逼仄的街道和闪烁的霓虹里,他们拍得出《警察故事》的追逐打斗,拍得出《寒战》的剑拔弩张,拍得出《纵横四海》的暴力美学,也拍得出《重庆森林》的浪漫情怀,他们能说的故事太多了。他们会说故事的人,也太多了。时期的推移,让香港电影如浪潮中的风帆,一路驶出香港,披荆斩棘。

无论是香港还是内地,没有地理位置上的分界线,只有影视创作的万花筒。因此,走出香港的电影人们,高歌北上,将香港电影与内地文化由全景一路推成特写,文明灿烂。?

(尔冬升导演北上大作《我是路人甲》,讲述“横漂”群演们的故事。)

在内地宽松又优渥的大环境下,香港和内地,一奶同胞的根源,一脉相承的情怀,使得合拍电影,有很多好故事可以说。在工业化体系的香港电影业里,许多导演自己都承认,香港电影就一个字,快。

“香港过去电影工业有个特点就是‘快’,比如《逃学威龙》系列肯定两个星期、三个星期就启动了。”——香港电影导演 ?陈嘉上

那时候的香港电影圈流行着“七日鲜”的说法,就是指后一个电影从准备到上映最快七天就可以完成。快速的反应和大规模的商业化复制,曾创造了香港电影的光辉。

北上以后,导演们看到了大笔的投资和美如仙境的风景,他们也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内地电影导演黄建新说,由于有了民营公司的投资,真正的合作投资产生了,在这种情况下不是人家香港要来,大量的中国内地公司去香港找导演、找编剧。

香港有了好的题材到大陆找投资,这种互动就开始了。

(林岭东导演合拍电影《谜城》融合了两岸三地演员古天乐、佟丽娅、张孝全。)

你有金融财力,我有创作资本,你有广袤土地,我有专业团队,一段美好的邂逅,就这样开始了。

“合拍是共赢的,香港人进去内地了,把香港电影拍摄的工作方法带到内地去。”——香港电影人吴思远

(北京电影学院新生代导演路阳拍摄《绣春刀》片场)

那么内地的影视剧体系,能够给专业又聪明的香港电影人带来甚么呢?内地剧作市场,又是不是有宝可寻呢?

如果说香港的剧作市场,珍宝是香港复杂的历史环境和文化融合所碰撞出的独特香港精神,那么内地剧作市场,能够称之为珍宝的,则是五千年文化传承,动荡历史进程中,那些“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文化先驱们。香港电影人和内地剧作家的思想碰撞,自然也会激发出许多不一样的火花。

相干Tags:

小孩便秘什么原因
小孩感冒流鼻涕
小孩感冒流鼻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