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凛冬终至 “第二十二章 初生赌斗”

发布时间:2019-09-24 15:33:36

凛冬终至 “第二十二章 初生赌斗”

此时初生已从路人口中寻得了那问天阁的具体位置,距离夺宝大赛还有一个时辰,遂打算在路上随便逛逛。

转塘镇地广人强,靠着老祖宗传下来的众多防御阵势,安然度过了几波兽潮。尽管如此,转塘镇人还是居安思危,家家户户都勤习武以防外敌。

路上有许多擂台,大多是比斗赌钱之所。不过想想今晚的夺宝大赛估计要花费不少的灵石,而自己的身上仅有大管事的六百三十块灵玉,不知够不够用,初生一咬牙,打算去比斗比斗,赚些灵石以备不时之需。

修士擂台为了防止两方实力差距过大,会在开始之前要求上台双方自报修为,如果隐瞒则会直接失去比斗资格。

修士擂台有五个,四个都是练气期的,仅有一个是筑基期的,但那个筑基期是筑基中期,摆擂一天也无人敢上前挑战。只见那筑基中期的中年修士盘坐在擂台之上,屏息静气居然修炼起来了。

“我场内压三百下等灵玉,场外压三百下等灵玉,挑战唐七修士。”一声嘹亮的挑战声打破了这一平静,初生大步走上了擂台。

擂台之上,唐七修士从修炼中醒来,缓缓睁开双目,嘲讽的笑了一声,“不知天高地厚,我应接。”

擂台下,众人议论纷纷。

“这个小男孩是谁啊?”

“好像没有见过吧!”

“可能是外地来的。”

“这么小的个子能行吗?”

“快闭上你的臭嘴,人家敢上肯定有几分本事,莫要自惹麻烦。”

“一上擂台生死有命,能不能活的下去还是个问题呢!怪我嘴臭?”

“唉,可怜的娃,小小年纪就要断了仙路了。”

“那可不好说,我还挺看好他的。”

这时擂台下的公证走了上来,用一法器测量了初生的修为,大声公布道:“筑基初期,低位越一级挑战高位,场内比武,赌资一比二。低位者胜赢六百灵玉,低位者败赌资全付。场外自行押注。”

“天呐,这么小的年纪居然筑基了!”

“我的老天!”

“你们真无知,不知道他们修仙者有驻颜丹吗?可能他看着小,早就已经年纪过百了都不一定。”

“说的也是,这么小就筑基了,谁敢信。”

“你们觉得谁会赢啊?”

“那还用说,当然是唐七修士了,他守擂至今从未有过一败,据说曾经还打败过筑基后期的修士呢!”

“我也压唐七修士。”

台下虽然大伙仍在议论,但几乎所有人都并不看好初生。一下子,场外的赌资已经压到了一千两百多块下等灵玉了,其中唐七修士被压了九百三十一块,而初生这边除了自己压的三百块灵玉外,只有寥寥数块是压他的。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初生落败,每压三块灵玉就可以获得一块,相反初生若是胜出则全输。尽管如此,大家仍然更愿意相信唐七修士。

“你叫何名?”唐七修士见公证已经下场,知道比斗已经开始,但他仍然不且不慢的冷声问道。

“你没必要知道吧。”初生同样冷冷的回答道,亦不出手。

“哈哈哈,狂妄小子,不知哪里得了筑基丹药强行筑基之后就敢到处张狂。给你投降的机会,否则我断你仙路。”这无疑是除了杀死对方的最大威胁,唐七修士肆意的大笑道。

“废话真多,我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快点好吗?”初生因为急着参加夺宝大赛,不想再与那唐七修士有过多纠缠

凛冬终至  “第二十二章 初生赌斗”

“好小子,看招。”那唐七修士冷笑一声,手中打出法印,只见初生脚下大地随之颤抖,一把把土剑从大地中飞出,向初生四面飞来。原来这唐七是土系修士,擅长控土,就在刚刚与初生废话之时,早早的将初生脚下石板土化,他的手印打的比口中的话来的快,如果被他说话所误导,再察觉那土剑的攻击的话,恐怕早已命丧黄泉了。

可惜初生丝毫不惧土剑攻击,一脚踏下,四周卷起灵力风暴。那些土剑在肉眼可见的速度内被寸寸击碎。

台下观众全都惊了神。

“这真的是筑基初期吗?”

“一脚踏碎唐七的杀招石中剑,太强了!”

“刚刚真不该信你们的,我存了多少年的灵石啊,本来用来冲击练气三层的,现在全都赔光了。”

“急什么,这不才刚刚开始吗?”

唐七修士收起了刚刚脸上的笑容,眉头微皱,左手一挥,他四周的石板全都化成了泥土向他飞来。只见泥土一点点的附着在了唐七修士的身上。原本八尺的身高瞬间变成了三十尺的巨人。

“哈哈哈,你可真蠢,为何不乘机攻击我,让我造出泥铠,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唐七修士,一边肆意的大笑,一边飞身向初生发动了攻击。

初生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刚刚学会的蓄力攻击的拳头朝唐七修士的腹部打去,只见初生拳上无故生出了一阵五尺半径的灵力风暴。

唐七修士在半空中,早已来不及躲闪。一拳之下,那泥铠也是被炸成了粉碎,唐七修士本人虽只被炸飞十数米,留在了场内,但是腹部留下了一个拳印,口中喷血不止。

“你若投降我可留你仙路。”初生一步步朝唐七修士走来,边走边说道。

“哈哈哈,让我投降,不可能。”唐七修士,一掌击打在了地面上,随之钻入地里。“哈哈哈,我在地里你能奈我何。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但我打不过你,你也打不过我,因为你根本打不到我。我们顶多是个平局,何况我并没有急事。你刚刚口中所说只有半个时辰想必是要参加那个夺宝大赛吧。我可对那畜牲一点兴趣都没有,你若是着急,你大可投降,我也不阻拦你。”

“你说谁是畜牲!”那唐七修士已然触碰到了初生的逆鳞,初生一拳之下,大地随之颤抖,方圆五里皆有震感。这一拳虽没有蓄力,却是初生全力击出。躲在地底十米处的唐七修士,被震的口吐鲜血,无法动弹。然而初生并未就此放过他,而是又一重拳击下,反复数拳,原来场外看戏的人们全都瘫倒在地,不能动弹。

此时城内一名金丹修士也是感应到了地面的异样,一个灵识扫来,奇怪的是灵识居然无法找到这人动向。那名金丹修士随即下令让几名筑基修士前去查看,嘴里还念叨了一句,“看来城里来了个大人物啊!”

由于初生身上带有灵器遮天,不到分神皆不能查。此灵器不仅是被动无法探索,也能主动打开,暴露自己。所以刚刚公证上来测试时,初生释放灵力才会被公证的灵器感应到。其中妙用,初生自然不知,否则也不会一路下来处处小心了。

可怜那唐七修士,本以为初生是个软柿子,任凭自己拿捏,不成想自己反倒成了他人砧板上的鱼肉。几拳之下,已经几欲昏厥,遂大喊投降。好在初生并不嗜血,只是待那唐七修士大喊投降之时,又给了地面一拳,将其击昏。好在唐七是土系修士,即便埋在土里亦能呼吸,只是重伤之下不知何时能够从十米地底爬上来了。

初生大步跳下擂台,从公证手中取走自己和唐七压下的赌资,并支付了三块下等灵玉作为公证报酬,随后走到场外取走自己压下的和赢得的赌资。

正当初生准备离开时,一种莫名的危机感油然而生。初生警觉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场下一阵哭天喊地,还有的甚至还未醒来。

与唐七的赌斗浪费了不少时间,初生没有继续寻找危机感的来源,现如今手中已有足足两千一百五十块下等灵玉了,得赶紧去问天阁。

在暗处,一双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这一切。“那测量仪肯定有问题,这个修士修为连我都无法探得,恐怕有些问题啊。”随后再次消失不见。

常德治疗睾丸炎方法
六安性病医院排名
泰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贵州银屑病医院价格贵吗
如何到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