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专访黄景瑜尹昉拍红海每天吃土

发布时间:2019-04-04 06:26:08

采访黄景瑜和尹昉的整个过程,可以说都非常轻松,不是那种艺人说出多少梗,能让现场笑成一片的轻松,而是两个人就好像在聊天一样,状态

采访黄景瑜和尹昉的整个过程,可以说都非常轻松,不是那种艺人说出多少梗,能让现场笑成一片的轻松,而是两个人就好像在聊天一样,状态松弛,谈话内容也都很家常。虽然在《红海行动》发布会上,导演、制片人都说这部电影拍得很苦,每位演员都曾受伤。

采访林超贤的进程中,他回忆起在摩洛哥拍摄的经历,还是叫苦连天。但从黄景瑜和尹昉口中,我们听到的是他们和几个同组演员聊天到半夜,一起包饺子吃饺子,被海清扎针灸的经历,乃至在谈到一场拍摄相当危险的戏份时,两个人都是一边说一边笑,相互调侃,好像回忆起甚么欢乐的事。

大概是由于两个人在《红海行动》中的戏份都是在一起,所以以后默契很足。在正式采访之前,尹昉为某家媒体录制ID时,黄景瑜还在1旁边围观边说一些玩笑话。两个人同时接受采访的效果,可能起到了1+1 2的效果。

排在我们之前的媒体问黄景瑜“做艺人开心和不开心的事情分别是什么”,他说没有甚么不开心的;还有一个问题是“穿什么更能吸引女孩”,他回答:吸引女孩儿和穿甚么没关系。

听起来,走红时间不到两年、但已具有粉丝无数的黄景瑜没觉得有甚么“不自由的烦恼”,也许由于东北人乐观豁达的本性,或许由于早年间历练于社会的经历,虽然也被粉丝接机、拍照、各种围观,但他也没有流露出一些当红流量明星的无奈情绪,而是那种不抱有负担地享受和不需要因此而改变什么的自在。

不光从黄景瑜口中听不到甚么客套的场面话,没想到舞蹈家出身、首部作品是纯文艺片《蓝色骨头》的尹昉,也是一个绝不造作的耿直人,说自己“看起来比较小,但其实年龄比较大”。然后聊了聊在摩洛哥拍摄的经历,也就是“拍戏的时候特别累,不拍戏的时候就自己找事情做呗”。

虽然他们两个人也会承认,拍摄《红海行动》的进程无时无刻不在吃苦,拍摄之前的军事训练也很累,不过让他们大段大段说起来眉飞色舞的,仍然是那些愉快的经历,恍如拍戏吃苦是必定的,是已在他们预感之中的,而不是意料之外,因此需要大说特说的谈资。

“拍了半年多,整天如影随形”

黄景瑜和尹昉在《红海行动》中扮演一对搭档,黄景瑜的角色是蛟龙突击队的狙击手,尹昉演的则是观察员李懂。由于某些缘由,李懂有着很严重的心理障碍,遇到了这个“猖狂跋扈”的新搭档,两个人之间就出现了一些磨擦。

不过两位演员认为,角色之间那种情绪不叫磨擦,叫“较劲”,尹昉这么说“他是新进来的,新进来还老找我茬,老挑事儿,所以在角色里会有一些较劲。他也是用他的方式在鼓励我,在挑战我的心理问题,让我最后直接面对。”

在戏里面,不得不成为搭档的两个角色共同度过了一些难关,一起杀出重围,渐渐变成生死与共的兄弟。在戏外,黄景瑜和尹昉之间的默契感,也时时可以看出那种男性之间没必要说出口的,也不需要秀出来的友谊。

黄景瑜这么描写拍戏的生活“如果今天有我的戏,就肯定有他的戏,由于我们两个一直在一起,所以只要今天没戏,我们也是一起休息。拍了半年多,整天如影随形待在一起。”“住的也近,每天串门。”

而杀青以后,黄景瑜把身旁没有尹昉的感觉形容为“觉得身边少了点艺术的感觉,艺术家不在了。”还不忘调侃一下自己的搭档“中国老一辈舞蹈艺术家”。

有一个细节非常有意思,在聊到黄景瑜以后要拍摄的新戏时,尹昉甚至抢到眼前问他“什么时候开始”,似乎是在帮这位新搭档宣传。而黄景瑜在回想《红海行动》中比较危险的戏份时,还“吐槽”尹昉:“他不会挂挡,油门刹车我也很担心他分不清楚。”

但在以后,又帮着搭档解释“因为军车都很陈腐了,各个操作系统和我们的私家车有很多区分”。虽然对面的两个人有几岁的年龄差,在听到他们聊这些的时候,倒很有一种同学好友相邻的亲近感。

实际上,这场开车躲子弹的戏份,完全不像他们说起来那样如玩笑一般,他们在没有路的戈壁滩拍摄,在到处是石头的路上,两个人要表现出一边躲着路上的炸点,一边要躲子弹的模样,把路线开成蛇形的他们不但面对路旁的深沟,还要担心踩错油门和刹车,1脚把车开下山坡。戏中尹昉的角色在这时候中弹,黄景瑜必须抢过来方向盘,配合尹昉精确把车停在山坡边沿,两个人既不能早停,由于那不够刺激;更不能晚停,那就会连人带车滚下山坡。

即便说到这里,他们也是你一言我一语像讲故事,黄景瑜回忆起“那个摄影机架在车上,开关机的工作也是交给我们自己”时,双手并用浑身扭动着学起当时的动作,模样好像在描写一场好玩儿的戏。

“有艰苦的一面,但是我们也有快乐的一面”

影片《红海行动》中每一名“蛟龙突击队”的演员,都在正式拍摄前,首先经历了正式的、会被体罚的军事训练,原以为这对有过柔术运动基础的黄景瑜来讲,算不上甚么极为困难的任务。不过他在这个时候却承认,训练的进程还是非常累、非常苦。“这类军事训练和平时的运动、舞蹈完全都不同,军事训练可能有很多靠耐力,乃至有些时候要靠心理上的坚持,才能把它完成。”

也能看出舞蹈功底深厚的尹昉,本来对本身肢体控制的要求之高,在他内心,包括拿枪等等战术动作,最好是像长在自己身体上一样,而在短暂训练以后就要投入拍摄的他们,就老怕做错“有些及时反应的东西,你不能靠本能反应出来。不知道这样做可能是对的,这样做可能就不对了,会有一些战术动作上面的顾虑,还是挺难的。”

其实《红海行动》的正式拍摄,要比之前的训练苦很多,导演林超贤就说过,演员们在那边待了四个多月,其实也很压抑,包括饮食、气候,还有当地的生活条件都会不适应,况且他们还拍着时时可能受伤的高强度动作戏。

两位年轻的演员也提到,在摩洛哥时候经历过温差很大的天气“清晨3四点起床出工,天气特别冷,我们穿着很厚的衣服出工,到了现场,7点钟太阳刚出来,衣服1脱开始拍,冻得浑身发抖,结果再过三个小时,10点十一点的时候,变得异常热,我们就开始出汗。每天这类冷热交替,而且在那种紫外线特别强的荒漠中,1吹吹一天风,吃很多沙子”,但这样,还不忘补充1句“微量元素补得特别多”。

不清楚他们脑中的记忆比重怎样划分,反正采访中他们更愿意说的,是刚到摩洛哥时非常新鲜的感受,黄景瑜说“一开始到一个新的地方,总会有一些像出去春游一样的感觉,一切都是新鲜的”;尹昉说“去当地的一些自然的地方,比如说沙漠或者峡谷,那个老城”;还有他们在几个月中,与同组演员之间犹如小火伴一样的密切友谊:

比如有一天晚上,黄景瑜、尹昉、杜江、蒋璐霞几个人从晚上七八点钟开始,聊到凌晨三点多。“我们是晚上七八点钟出去吃饭,开始聊天,就在院子里,聊到晚上十二点左右的时候,天气已变冷了,大家都穿着背心短裤,都开始渐渐地缩紧一点儿开始聊,聊到两点3点的时候,可能已把腿缩到衣服里了,还在聊。”

比如同组的海清会给他们包饺子、做针灸“我真的很爱吃饺子,我去了那末久,几个月都没吃过。那边包饺子很难,他们想了很多办法把饺子包成了,约请我们过去吃,吃得我这叫一个痛快。然后被海清姐逼着扎了两针针灸。”

听黄景瑜和尹昉的口气,明白“苦中作乐”的重点不是苦,也不是乐,而是这背后的心态,是做好了受苦的准备,却仍然享受着每一次快乐。这大概比每天把吃苦喊出来的演员,给他人的压力会小一些。

“导演到今天还在有压力,应当很紧张”

不过,导演林超贤也许很难被演员们的良好心态感染,尹昉回忆自己拍杀青戏的情况,当天尹昉特别开心地想和导演来个拥抱,没想到马上还有个空镜要拍的林超贤就好像没听见一样“他就:哦,然后就走了,我当时就,跟他(黄景瑜)对视了一下,导演是不高兴了吗。”

其实两位演员也明白“导演心里,这事儿根本还没完,所以顾不上每位演员的杀青”。黄景瑜说林超贤在现场“就像一只鸟似的,到处飞来飞去,他不坐监视器前,一直在第一线,摄像机在哪儿,导演就在哪儿。”

如今影片已上映了,林超贤采访中谈到对它的期待这么说“最少不能比《战狼2》逊色”,黄景瑜也看出来“导演到今天还在有压力,很紧张。”

不过对几位主演来讲,尤其是年纪尚轻,还没有参演过太多作品的黄景瑜和尹昉,《红海行动》是一段非常难得的经历,严格到不留余地的进程,和专业级别超过一般程度的剧组,会比电影的票房对他们的意义更强大。

首发| 淘票票;公号| 看电影看到死

| 骑屋顶少年;转载请注明

相干Tags:

宝宝不吃饭是什么原因
孩子不爱吃饭的4大原因
孩子不爱吃饭的4大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