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至尊符神 第三百二十三章 心服口服

发布时间:2019-09-25 15:37:18

至尊符神 第三百二十三章 心服口服

“盛名之下,必无虚士!这个辛焱的符阵防线果然不凡!”

傲龙双眼熬得通红,他死死地盯着奕战地图上一个腥红夺目的三角形的阵地,仿佛想把它融化一般。

从奕战地图可以看出,这块三角形的阵地就像一枚楔子一样,深深地扎进了辛焱的防线深处,显得格外的突出。

如果傲龙能够再进一步,扩大这处阵地,辛焱的整个防线就会被他一分为二

至尊符神  第三百二十三章 心服口服

,生生撕裂成东西不能兼顾的两半。而他可以通过这个突破口,深入辛焱防线的后方,搅他个天翻地覆。

辛焱也看出了这个突破口可能对他造成的威胁,他不惜一切代价地调动战部,疯狂地发动一波又一波地反攻,企图把傲龙赶回去,堵住防线上这个被撕开的口子。

于是,这块三角形的阵地成了傲龙和辛焱争夺的焦diǎn,双方围绕这块阵地的争夺,投入了大量精锐战部,彼此都伤亡惨重。

经过近三天三夜的争夺,傲龙总算勉强保住了这块阵地,但是也付出了惨重的伤亡,让他几乎失去了继续向前进攻能力。

“绝对不能就此罢手。”

傲龙知道,自己已是骑虎难下。若是就此停止进攻,战局必然陷入僵局之中,而现在他的补给线已经被辛焱切断,大营中的物资无法运送到前线,他现在只能靠之前的储备,勉力支撑。

可是,经过前些天的激战,他所储备的物资已经消耗殆尽,再也无法维持大军的所需。

所以,摆在傲龙前方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再次发动猛攻,打开这个突破口,一举击败辛焱。

决心一下,傲龙把所有可以调动的战部都集中起来,他准备孤注一执,与辛焱拼个死活。

“哦!终于要拼命了吗?”

辛焱一直都密切地注视着傲龙的一举一动,很快,他就注意到了傲龙的异动。

不过,他对此并不意外。

仗打到这个份上,傲龙除了拼死一搏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出路了。

“你既然要来送死,那就来吧。”

辛焱看着奕战地图,嘴角露出了一丝冷酷的笑意。

他早就为傲龙准备上了一份大礼,只等着傲龙自己过来拿了。

……“杀!”

傲龙终于发动了预谋已久的攻势,他的大军犹如决堤而出的洪水一般,向着辛焱的战阵猛扑而去。

冲在最前方的,是一队重甲禅修,他们皆是身披重甲,一手持着一面沉重的战盾,一手拿着一枝半月铲;在这队重甲禅修身后,是一队剑修,他们个个手持飞剑,衣甲鲜亮,一看就是精锐;在剑修之后的,是一队符修,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抓着一面玄黑色的阵旗。

这三支战部加起来多达一千八百余人,可是在傲龙的指挥之下,各部彼此呼应,配合紧密,整个战阵纹丝不乱。

任谁突然遭遇这样的攻击,也会大为头痛。

进攻远比傲龙预想中的要顺利得多,他只不过用了半柱香的时间,付出了不过一百多人的损伤,就攻破了辛焱防线。

而且,让他大惑不解的是,辛焱这一次竟然没有发动任何反击。

傲龙哪能错过这个机会,他大手一挥,他的大军便如怒潮一般,涌向辛焱的防线深处。

可是,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辛焱还是没有发动任何反击,他的战部像是突然消失了一般,在他面前只有一片白雾茫茫的沼泽。

“这是怎么回事?”

傲龙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在他的映象中,此地明明是一片丘陵,为何会变成一片泽国呢?

“难道是幻像?”

傲龙心意一动,取出一块xiǎoxiǎo的破幻镜,驱动法诀,顿时,一道白光透镜而出,照向眼前迷雾沼泽之中。

迷雾沼泽没有任何的变化。

这只能説明一diǎn,就是眼前的这片迷雾沼泽是真的。

“好大的手笔!”

傲龙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对方要投入多少人力物力,才能将这一带的丘陵,变成一片泽国。

“你总算进来了。”

沼国之中,突然出现了一条xiǎoxiǎo的船,辛焱一袭白衣,立在船上。

在辛焱的身后,在雾中若隐若现的,必定是一大片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符阵禁制。

傲龙仔细地看了看,周围的符阵禁制,淡然説道:“若是我猜得没错,你布下的应该是葵阴玄水大阵吧?”

葵阴玄水大阵攻击力并不强,缠困之力却很出色,若是大阵全力发动的话,足以困住傲龙的大军。

“果然不愧是傲龙,居然被你看出来了。”

辛焱冲傲龙淡然一笑,事到如今,双方之间再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多谢你的夸奖。”傲龙闻言,惨然一笑。

辛焱脸上笑意依然:“不是,我只是突然想和你聊一聊。”

“哦?”傲龙不由有些意外,他冲辛焱问道:“我现在已是泥足深陷,除了拼命,就只剩下投降,你莫非是来劝降的?”

“我不是来劝降的。”辛焱摇摇头,説道:“对着一个天生不懂得投降的家伙劝降,不是白费力气吗?而且,这又不是真正的战斗。”

傲龙倒是奇怪了,説道:“哪你想和我聊什么?莫非你的大阵还没有布置好,想拖延时间?”

辛焱摇摇头,説道:“不是这个。我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这个大阵在三天前就准备好了。”

“三天前就准备好了?”傲龙不由大吃一惊,他顿时醒悟过来,无论是他在辛焱阵地上撕开的口子,还是不断眼前的这个大阵,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圈套。辛焱早就算好了,他一定会往圈套里钻。

“太可怕了!这家伙的心计居然如此深沉。”

想到这里,傲龙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深深地惧意,如果这是真正的战斗,他早就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境。

可是,他心中还是残存着一丝的骄傲,让他不愿对辛焱低头:“你现在确实是占尽了优势,不过,你想就此战胜我,只怕还不能够。”傲龙虽然中了埋伏,可是他的战部战力犹存,如果他拼死力战,未必没有可能杀出去。

“从你钻进这个圈套开始,你早就没有了任何翻身的机会。”辛焱説着手上令旗一挥,突然,从傲龙的身后响起一大片喊杀声,很快一支八百人左右的战部,彻底堵死了傲龙的退路。

“什么?这支大军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傲龙不由大惊失色,他实在想不通,辛焱是从哪里调来的这支大军。

“难道……这是包围自己大营的那支战部?可是,他们不是还在向自己的营地发起一波又一波地攻击吗?怎么可能跑到这里来了呢?”

傲龙一脸地浆糊,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就是围在你大营周围的那支战部。不过,在三天前,我就开始把它们一diǎn一diǎn地往这里调过来。为了不让你过早地发觉,我对你的大营的攻势一直没有减弱。”

“你是説,现在在我营地周围的,只有不到两百人!”

傲龙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嗯。那里确实只剩下这么多人了。”辛焱脸上现出一丝得意的笑意:“不过,你的注意力一直在这个缺口处,所以没有察觉罢了。”

傲龙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説道:“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

辛焱摇摇头,説道:“如果是真正的战斗的话,你未必会败。如果战场的空间xiǎo一diǎn,我不是你的对手。”

傲龙道:“输了就是输了。奕战的条件大家都一样,这有什么好埋怨的。”説着,他突然想起,辛焱之前説过的话,问道:“你説想找我聊聊,你想问什么?”

辛焱正色道:“我听説,你参加过当年辛地焱山一战,可以和我説説,当年那一战的情形吗?”

“这对你来説,很重要吗?”

傲龙不由一愣,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辛焱问的居然是这个。

南京整形美容
南京整形美容费用
南京整形美容手术
南京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南京整形美容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