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九阳剑圣 六六二:阳凤斗!圣女海心!岳母大人!(1更)

发布时间:2020-01-14 19:11:08

九阳剑圣 六六二:阳凤斗!圣女海心!岳母大人!(1更)

没错,那个疤痕在,虽然非常非常淡薄了,但却明显在。。23。看小说

尽管已经有了足够的思想准备,但阳顶天还是忍不住感觉到微微的震颤。

眼前这个女人,就是独孤凤舞。

孤独逍说过,他已经改变了独孤凤舞的容貌还有记忆。那么性格或许是很难变化的,眼前这个女人的性格,和之前的妖女独孤凤舞,可谓是一模一样啊。

一样的莽撞,强势!一样的洒脱和心狠手辣。

证明了眼前这个女人就是独孤凤舞,那么也间接地证明了一件事情,那个圣女海心,就是独孤凤舞的母亲,同时也是傲霜的母亲。

至于是不是迷迭师太,那就只是阳顶天的猜测了。

见到阳顶天望着凰语的酥胸发呆,香香推了推阳顶天的肩膀,低声道:“天哥哥,我知道凰语小姐很美丽,但是她很凶的,你这样看她,一会儿她肯定不高兴要杀你的。”

阳顶天顿时缓过神来。

凰语此时身中剧毒,但仿佛她的体质已经算是特殊的,尽管已经人事不省,但生机还算旺盛,如果换成其他人,早就被毒死了。

那么,应该怎么解毒呢?

这毕竟不是深海玄毒,所以阳顶天要解毒还是比较容易的。第一种方法,用自己的血液,输入独孤凤舞的体内大概就可以了。自从吞噬了黑暗结晶和深海玄毒之后,阳顶天的血液有种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感觉了。彻底变得百毒不侵了,而且还有解毒之功效了。

还有一种办法,当然是圣水丹药了。不过,如今圣水丹药真是越来越少了。变得极度稀有了。

所以输血,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只不过,一旦输血进入她体内,就又有一种非常特殊的关联的,血脉相连本就是一种亲密的关系了。独孤凤舞好不容易解脱了和自己的种种纠缠,或许不适合在有什么深的瓜葛了。

阳顶天深深吸一口气后。从怀中掏出一颗圣水丹药递给香香道:“你给她喂下去,应该就可以了。”

香香接过,将圣水丹药放进凰语的嘴内,然后用玄气引导进入体内。

……

圣水丹药果然是有效的,而且是有奇效。

只见到凰语身上碧绿的痕迹一点点褪去,她的生机越来越旺盛。不但如此,连身上被黑煞咬过的伤口也开始愈合。

后,所有的伤口完消失。

甚至,原来胸膛上的那个淡淡疤痕。也渐渐消失,几乎不见了。

也幸亏阳顶天在给她服药之前看过了,否则只怕要错过这个疤痕了。

短短一刻钟之后,凰语挺翘浮凸的娇躯,渐渐恢复成完美瑕,如同白玉雕琢一般。这确实是一具近乎完美的躯体,尽管阳顶天和她有过亲密的关系,但对这具香躯。却依旧有些陌生。毕竟,他和独孤凤舞从来没有在正常的时候恩爱过。

香香在边上露出艳羡的目光。道:“天哥哥,凰语小姐真美对吗?”

阳顶天点了点头。

“那你喜欢她吗?”香香问道。

阳顶天摇了摇头。

就在此时,凰语睁开了眼睛,低头一看自己上半身完光溜溜的,顿时目光一寒道:“你救了我?”

“对。”阳顶天道。

“需要扒光衣服救吗?”凰语冷道。

阳顶天笑道:“我救你又得不到报酬,看你一眼**。就算两清了,算来你还占便宜了。”

凰语直接一个耳光扇过来。

“凰语小姐不要,天哥哥是看你的伤势来着。”香香赶紧解释道。

只不过此时的凰语本就不是阳顶天对手,何况重伤初愈,哪有力气。直接被阳顶天抓住手腕,轻轻一提抖在空中道:“别不知好歹啊,否则我不止看**,还要看屁股了啊!”

说罢,将她扔回到床铺上,自己转身走了出去。

……

刚刚走出帐篷,阳顶天被数狂热的目光,活生生扑了回来。

几万道火热崇拜的目光,简直要把人烧着了一般啊。

以豹人族首领惊雷为首,率领几万人,忽然直挺挺跪下。

“多谢燕大侠,救命之恩!”

阳顶天顿时浑身不自然,走到惊雷面前,一把扯起来道:“惊雷,你这样做,可不把我当兄弟啊。”

惊雷狠狠扇了自己一下耳光,顿时半边脸都肿了起来,道:“惊雷之前礼冒犯大人,罪该万死!”

阳顶天奈道:“惊雷兄,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啊。你没有冒犯我啊,事实也证明了,你指挥反抗军战斗的时候远远超过了我啊。你们在这样,我真的没法呆下去了,要不想以前那样,好不?”

惊雷咧了咧嘴,大笑道:“好的。”

然后,他直接站了起来,道:“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有件事情想跟您商量一下。”

“嗯,你说。”阳顶天道。

惊雷道:“您去把凰语小姐给睡了吧!”

顿时,阳顶天吓了一大跳。靠,你还真直接啊!

“这,这什么意思?”阳顶天道。

惊雷道:“为了留下你们啊!您也知道,现在东离很危险,我们对蛇人帝国的战争非常艰难。凰语小姐是有大本事的人,我们想要将她留下,就只能给她找个男人成家安定下来。可是她眼睛高到天上去了,每一个男人看在眼里。我们反抗军中,也没有一个人配得上她的。现在好了,来了燕大侠这样的英雄,正好也一起留下来。你把凰语小姐给睡了,你们俩人都留下来了。”

阳顶天张口语!这豹人惊雷,果然打得好算盘啊。

“当然了,我本来想说您去把海心圣女给睡了,但是我可不敢这样亵渎她……”惊雷道。

“停!”阳顶天语,道:“千万别说到海心圣女。”

这可是傲霜和凤舞的母亲。阳顶天可不愿意言语上有所冒犯。

“嗯,说来真是惭愧,我们半人族的命运,竟然要靠人类来拯救。”惊雷叹息道:“不过我不会委屈你的。香香在狐人族乃至在东离草原中,都是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归你了!还有我妹妹惊语!”

惊雷一把将后面身材火爆性感的惊语扯了出来道:“我妹妹。这身材够味吧!在豹人族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大美女,你留下来,她也归你了。”

而那个美丽的豹人女孩惊语非但没有半点羞涩和懊恼,但是朝阳顶天望来火辣辣的一眼。

这些半人族,真是太直接了啊。

阳顶天赶紧落荒而逃,道:“放心吧,我会跟着你们一起去圣谷的!”

处可逃之下,阳顶天只能又钻进凰语的帐篷之内。

进入之后。顿时见到了如蛇一般的蛮腰,如满月玉盘一般的雪白玉股。

凰语在擦拭身体换衣衫,见到阳顶天进来,顿时一呆,然后飞用长袍裹住身体,朝阳顶天冷道:“给我一个理由!”

“我说过,我救你一命,光看**还不够。还要看屁股,这个理由充分吗?”阳顶天理直气壮道。背对着她,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说来,她宁愿面对凰语的冷眼冷面,也不愿意去面对外面半人族热烈如火的目光啊。

……

凰语穿好了锦袍,戴上了赤金面具,望着阳顶天冷笑道:“你的姘头。对你不错啊。竟然为了你一人,愿意将我们部放走啊。”

“是啊,人家一条蛇,还比你有良心。”阳顶天道:“不像你,反嘴过来就咬人。”

凰语道:“我现在倒是要怀疑。你是不是蛇人族派来潜入圣谷的卧底了。”

听到这句话,阳顶天应该要气炸的,但是他已经习惯了,完不当作一回事!

“你的伤势好了没有?”阳顶天望向她道。

“怎么了?”凰语道。

“趁着这个机会,赶紧走啊,用的速度赶去圣谷。”阳顶天道。

“在这里,我说了算,还轮不到你发号施令!”凰语道。

然后,她直接走了出去,道:“将所有伤员扶上飞行坐骑,我们继续前进,前往圣谷!”

半个时辰后!

五万名奴隶,几百个伤员,还有几百个反抗军,浩浩荡荡穿过山谷,朝着东边的圣谷方向而去!

……

说来,也真是奇怪。

这一路过去,蛇人帝国的军队仿佛彻底消失了一般。

凰语和反抗军还力戒备,将斥候派出了周围百里之外。

但是,蛇人帝国仿佛忘记了还有这五万奴隶一般和几百反抗军精锐一般。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杀戮,没有遇到任何围追堵截。

甚至,接下来阳顶天和几百名反抗军精锐,主动去袭击蛇人帝国的城镇,抢走数量惊人的坐骑时,蛇人帝国也仿佛没有任何反应一般。任由自己的人被杀死,任由坐骑被抢走。

就这样,一路走过去,一路抢过去。

后,两人一坐骑,竟然所有的奴隶都不用双腿走路了,顿时行走速度大增。

不过,毕竟不是专业的骑兵,就算有了东离草原的坐骑,每日的行进速度还是很慢,只有三四百里而已。

这段时间内,阳顶天和凰语依旧如同一对冤家一般,双方尽量避碰面,就算碰面了,也立刻移开目光,装着看不见。

不过,阳顶天也有苦恼。

香香尽管目光缠绵,但是比较矜持。而那个美丽的豹人女孩惊语,就相当之狂野大胆了。

已经几次了,光溜溜,滚烫烫钻进阳顶天的被窝里面。

搞得后来阳顶天都不敢放心睡觉了!他实在是怕啊,怕自己忍不住了将对方给办了,以后自己可是要拍拍屁股走人的,如果真将对方给办了,那是绝对的不负啊。

于是,阳顶天所有的话都说过了。但是。完小看了豹人女孩的坚韧了。

阳顶天索性不睡觉了,天天去警戒放哨,结果这个豹人女孩也跟了上来。而且动作越来越大胆热火,把阳顶天挑逗得火焰冲天,几乎就要忍不住了。

后来,阳顶天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又挤进了凰语的帐篷。没办法啊,只有这个地方她不敢进来。

结果第一次进去的时候,迎来的毫例外是凰语的剑。

“什么意思?”凰语冷道:“你价钱又涨了吗?”

阳顶天道:“对,价钱有涨了。看一眼**和屁股就换你一条命,你也把自己看得太不值钱了,所以从此以后,我就住在你的帐篷里面了。而且,你还不许走,你也要在里面。”

凰语盯了阳顶天良久后。道:“那你随意吧。”

说罢,直接上了床榻,钻进被窝里面睡觉了。

阳顶天直接在地上开毯子,往身上一裹睡觉。

忽然,他听到一阵不正常的压抑笑声,然后隐约间见到凰语的被窝不断地颤动。

“你得羊癫疯啦?”阳顶天没声好气道。

凰语一直以来都是严肃的,不苟言笑的。但是见阳顶天活生生被凰语逼进自己的帐篷里面,而且还一副臭屁轰轰的样子。实在忍不住笑。

凰语道:“惊语很漂亮啊,你这个色中恶魔怎么会放过?”

“女人太多。肾虚不举了。”阳顶天道。

骗鬼吧!凰语在黑暗中,给他瞟去一道白眼。

“喂,你该不会真的是蛇人帝国的卧底吧,这一路上没有见到一个追兵啊。单单你那个姘头蝰魔,还没有这个能量吧。”凰语道。

“用你的猪脑子好好想想,就知道为什么了。”阳顶天道。

“喂。你不会好好说话啊,干嘛开口就骂人?”凰语道。

“你出手就杀人,我骂两句解气还不行啊。”阳顶天道。

“你这人,心眼怎么那么小啊,一点都不英雄。”凰语道。

阳顶天没有回答。帐篷内顿时陷入了沉默。

“喂!”忽然,凰语又开口道。

“什么事情?”阳顶天道。

“你,你会不会留下来?”凰语问道。

“留下来做什么?”阳顶天道。

“帮助辜的半人族,抵抗蛇人帝国啊。”凰语道。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正义了?”阳顶天问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一直很正义,别说得你好像和我很熟的样子。”凰语怒道。

“我不会留下来,人类大陆那边,我还有加重要的事情。”阳顶天道。

凰语顿时陷入了沉默,良久后道:“难道,你就坐视东离草原彻底沦入地狱吗?你就坐视圣谷的毁灭吗?”

阳顶天依旧沉默。

“难道,你连香香也不管了?”凰语又问道。

“如果真到那一天,我会带走香香。”阳顶天道。

凰语顿时发出咬牙切齿的声音,冷道:“你真让我失望!”

阳顶天继续沉默!

……

那天晚上的对话,仿佛消耗了两个人所有的热情,所以接下来的几天之内,两个人尽管在帐篷之内,却没有再说一句话。

距离圣谷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在距离圣谷二百里的时候,阳顶天见到了比巨大的防线!

蛇人帝国,在这里修建了一道比比巨大的防线,足足千里,高达数十米的巨大城墙,还有数不清的城堡。

密密麻麻,黑黑压压,足足几百万大军!

蛇人帝国,已经派出了精锐的部队,将圣谷反抗军彻底包围了。

阳顶天等人过来的时候,整个防线就只有一个不到十里的缺口了。

此时,缺口附近,空一人,蛇人帝国的大军,任由阳顶天凰语,还有五万奴隶经过防线,进入圣谷!

或许在他们眼中,圣谷的毁灭已经注定,将阳顶天等人放入圣谷,还可以一举消灭,省得麻烦!

……

五万奴隶,是被放入圣谷的。

尽管如此,当看到圣谷入口的时候,还是数人发出了欢呼声。

两千多里,足足走了十几天,终于走到了这个东离大陆唯一的净土了。在他们心中,只要走到圣谷中,哪怕明天圣谷就被攻破,那也值了。

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情绪,就如同地球位面的中国,很多农村出去打工的人,到过年的时候,不管花再大代价也要回家过年。哪怕在家只能呆几天,又要踏上拥挤而又痛苦的旅程回到打工的岗位上。

阳顶天也是第一次看到圣谷。

这果然又是大自然的奇迹。

这完是一座巨山,足足万米的石头巨山,延绵数百里。

巨山之中,活生生被开凿出一个裂口,直通山后的山谷。

在数火热目光的注视下,阳顶天率领五万奴隶,还有击败反抗军精锐,缓缓走进了狭窄长长的裂口,然后见到了一块美丽的山谷。

这里就是圣谷!

方圆几百里的圣谷。和外面外面完是不一样的世界,入目到处都是绿色。

几乎没有一寸裸露的土地,到处都是柔软的草地,到处都是茂密的大树,到处都是清澈见底的流水,到处都是鲜艳锦簇的红花。

这里,已经不仅仅是世外桃源了。经过了地狱一般的蛇人帝国之后,这里几乎已经是仙境了!

“孩子,这里很美丽,对吗?”阳顶天耳边,传来大海一般迷人的女子声音。

阳顶天点头,四处张望,却没有见到身影。

“我就是所谓的圣女海心,当然也是你的岳母,你见过凤舞了,对吗?”圣女海心道:“我在森林里面,你一个人来见我!”

……

注:第一送上,我接着写第二!老大们,后一个多小时,记得投月票,别浪啊!未完待续。。

贵州银屑病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安国市中医院
郴州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韶关治疗龟头炎医院
菏泽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