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武极魔圣 第十章拜师

发布时间:2019-09-26 01:32:58

武极魔圣 第十章拜师

“小娃娃,我现在可是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呢!”

老者笑眯眯地打量着沈良,那贪婪的目光丝毫不加掩饰。只是,他却大意了!完全没有发现沈良胸前衣襟内的闪烁起的淡淡红光......

“母亲,母亲......”

沈良终于又一次地见到了他的生母,他那魔纪大陆的母亲。

她面带微笑地站在沈良的面前。沈良一阵激动,伸手欲要触摸,却发现所碰之处竟是一片虚幻。

沈良害怕了,担心母亲又会离他而去。情急之下,不由地大喊出了声“不要!”

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母亲原本就接近透明的身体,越来越模糊了。虚幻的身影渐行渐远,只是面庞上那怜爱般的笑以及眸子深处散发出来的慈爱,却如同烙印一般,久久不能散去......

“不要!”

石洞内,沈良突然之间如同诈尸般,从地上跳起。看得老者也是一愣一愣的。待沈良那焦虑不安的目光打量过四周之后,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又是一个梦而已。

沈良低头自嘲地笑了笑,方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身处何地。当下不由地吓得直冒冷汗,干笑两声,闹了挠头道“额,老伯怎么还在这里?”

呵!这可真是一个白痴问题。

老者玩味地笑了笑,道“那我应该在哪里呢?”

“你该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才好!”

当然,这句话沈良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而已,他可没忘刚刚被这老家伙折磨的死去活来。

“是小子糊涂了,小子这就走。”

老者眼睛一眯,冷笑道“你确定要离开?”

顿时,沈良把那只刚伸出的脚又收了回来,心底一阵的发虚。

“老伯,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打扰你了。您就放过我吧。”沈良苦着小脸,又有意做出一副潸然泪下的模样,那样子可怜极了。

“放过你可以,只要你答应做我弟子便可。”

老者并不理会沈良有多可怜,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几度让沈良抓狂的话。

沈良心底一阵狂叫“死老头,你找谁不行,非要找你沈大爷做你弟子,我RI你个仙人板板!”

“能告诉我为什么非要我做你弟子吗?“沈良淡淡地问道。

“因为你天赋够好。“老者说道。

“那比我天赋好的人很多啊“

“我在这里能遇到几个?“

沈良沉默了。是啊!在这诡异的死地方。找到是一回事,能进来那是另一回事。更何况哪怕进来了,不被这老家伙折磨死又是另一回事。

“收我做徒弟有什么要求?“沈良问道。

闻言,老者一阵不耐烦,皱眉道“你的问题可真多。“

“老伯要是不说清,恐怕我心里也不愿意啊。“

老者冷哼一声,直勾勾地看了沈良片刻,一直看的沈良心里直发毛,这才道“收你为徒一是看中了你的天赋,二是你住在沈家。更重要的是想让你以后帮我做件事。“

“什么事?“

老者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我能不能做到?“沈良淡淡地道。

老者怒了!磅礴的真气瞬间从体内喷发而出,震得这石洞微微地摇晃了起来。离他最近的沈良更是首当其冲,被真气震退到了石壁边缘。

“小娃娃,你的问题实在太多了。你这是在磨去我为数不多的耐心!你若胆敢再拒绝我,我身后这一堆的森森白骨便是你的下场!“

看着他身后大大小小的不知名鸟兽的骸骨,沈良心头大惊,却仍旧不服气地道“我现在哪怕是拜你为师。你就不怕我转身反悔吗?“

“哈哈哈哈~~!“

老者狂笑道“只怕你没那个本事,对我来说现在的你就像蝼蚁一般,任人拿捏。只要你敢反悔,我便能让你生不如死!哪怕跑到天涯海角,大不了我再挣脱着玄铁锁链,追你到天边!“

沈良大惊,怔怔地道“难不成你真能离开这里?“

老者嗤笑道“这秘地本就是我为困住自己所打造的,就连这玄铁链也是我自己套上去的,为何不能?“

“什么?!!这是你干的???“

沈良惊恐万分。他怔怔地打量起眼前这个人,万万没想到这地方竟是眼前这人自己给自己造的一间牢房,更没想到他身上这恐怖的一幕更是他自己的杰作!!!他为什么要困住自己?为什么又把这秘地选在沈家的后山上?又为何对沈家这么了解?父亲大人他知道吗......

沈良忽然发现自己知道的越多,结果越迷糊。他迫切的地想知道这一切,想知道这人与他们沈家有何关联?他想要去找父亲问个明白,搞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小娃娃,千万别想着跑哦,也千万别把这里的一切告诉除你之外的任何人。不然你的一举一动,可能会害死你身边的每一个人。哪怕要让整个沈家给你做陪葬也不是不可能的。哈哈哈哈~!“

“哦,对了!千万别对你们那仅仅八阶实力的家主沈天抱有什么希望。哪怕十个他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老者冷笑着说道,那眼神中的极为不屑,表露无遗。

疯子!真是个疯子!看着眼前癫狂大笑的老者,听见那铁链被震得作响的哗哗声,沈良真的被吓住了。这人真的是一个什么都做的出来的疯子。沈良打心底怕了他,怕自己会连累到身边的至亲,怕他真的会做出屠杀沈家的举动。一时间,沈良踌躇不已。

“想好了吗?我可是给了你很长时间。“

沈良抬起头来,露出一脸的疲倦。面无表情地道“师父!“

老者闻言先是一怔,接着狂喜,大笑道“小娃娃果然聪慧,知道事情的利与弊。这般情况下竟然没跑,不错不错!“

沈良听的一阵无语,我跑得了吗?

“你该庆幸你刚刚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不然还没等你走出这里,你身上之前被我下的冰魄之毒就早已毒发。你便会在接下来的一个时辰内寒气攻心,痛苦地死去。“

沈良大惊,突然有所觉悟。这身上的冰魄寒毒还没解呢,他可不会忘记刚才自己在地上疼的直打滚是因为什么。我了个乖乖,自己竟然忘了还有这一茬。幸亏同意了做他徒弟,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沈良心中有所明悟,暗自咽了咽口水,方才上前作揖道“还请师父为徒儿解毒。“

闻言,老者笑着说了一声孺子可教也,这才发出一道真气,射进了沈良的体内。

“这......这就好了?“沈良有些不确定地看着老者。

只见老者笑着说“当然不是,为师只是暂时帮你延缓了寒毒的发作,以后你每半个月便来一次即可。这半月内不会有任何发作,也不会影响你的生活,你尽管放心便是。“

沈良表情一凝,不禁心生怒意。让我放心?给我种下寒毒,还让我放心???

呵呵。沈良心头冷笑一声,便静静地看着老者不说话。

老者见状,也不禁收起了笑容,冷视着沈良。

顿时,两人周围的气氛格外的怪异。直到过了片刻,老者方才闭目出声。

“徒儿可是有什么意见?“

“呵!不敢!“沈良冷笑一声。

咦?老者很是惊讶。这小娃娃哪里来的勇气敢这样对待自己。况且还展现出异于同龄人的睿智与冷静。这......还是孩子吗?

一时间,老者沉默了。

......

与此同时,沈家府宅内乱作一团。人们各个神色凝重,步伐紧促。

大厅中央,只见沈剑与沈云齐齐跪倒在地,浑身不停地打颤,像是恐惧到了极点。时而还有轻微的抽泣声。而他们身后也紧跪着那四个伴童,各个缩在怀里颤抖着。周围更是站满了人,都是些在沈家能说得上话的。

大厅的上方,站着一位身穿黑衫的魁梧大汉。大汉此时明显震怒不已,焦急的面庞上充斥着不寻常的红晕,那左脸上更是有一道巴掌长的疤痕,在这般扭曲的表情的衬托下,更显得极其的狰狞可怖。

而这位大汉便是刚刚做商回到家的沈家三当家沈敖!也是沈剑与沈云的亲生父亲!

只是发生了那般事,沈敖又怎能不怒火心生?眼下跪的不是自己家的孩儿,沈敖真有一巴掌拍死他们的冲动!

沈家家主的独子,也是沈家最为杰出的子弟,沈良少爷失踪了!!!

“你们再给我说一遍,良儿是怎么失踪的?“沈敖大怒,指着跪在下方的两个儿子问道。

“我......我......“沈剑吓坏了,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顾得上抽泣着。

“堂堂男子汉哭什么哭?你把我沈家的脸都给丢尽了!“沈敖瞪着沈剑,大声地骂道。

他沈敖这辈子最见不得大男人哭鼻子了,结果这事就发生在他身边,还就是他儿子。每每看到他这不成器的儿子哭哭啼啼的,都开始有一点点怀疑这是不是他的种?

唉!家门不幸啊!

沈云见自己父亲发了火,连忙劝住自己的哥哥,紧张地道“父亲,我们说的句句属实啊,良弟真是在后山失踪的,我们怎样找都找不到。“

闻言,沈敖吐出一口闷气,疑惑地问道“你们没事跑到后山去干嘛?“

“我们

武极魔圣  第十章拜师

......“

沈云与沈剑对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底的那一丝决然。

沈云心领神会,连忙道“我们是去后山玩的,只是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玩?良儿都被你们快要带坏了!难道你不知道你良弟的武学天赋要比你们强个不止十倍?要是他以后修炼上出了岔子,你们谁能担当得起?“沈敖当即大骂。

沈云几人吓得缩了缩脖子,都默不作声。这罪名他们可担不起。

只是这群孩子,幼稚地为了他们口中所说的承诺而撒了谎。心里在沾沾自喜的同时,却不知他们真的帮了沈良一个大忙,也为沈家躲过了一场灭顶之灾!

大厅内,不只是沈家的重要人物都在这里,就连风叶灵那丫头也在人群当中。

此时的风叶灵看起来没有当初一丝的蛮横,宛如画中的人儿清冷的紧。只是没人知道,她的内心却有一丝丝的躁动。哪怕是她自己,也是不知......

乌鲁木齐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乌鲁木齐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阴道炎方法
乌鲁木齐治疗阴道炎费用
乌鲁木齐治疗阴道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