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吃别人剩下的食物在墓地睡觉他们这样活着

发布时间:2019-03-13 00:26:40

回忆一下,你最落魄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揣着最后一百块,拉着箱子坐在街口,盘算着是找房还是吃饭。

回忆一下,你最落魄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揣着最后一百块,拉着箱子坐在街口,盘算着是找房还是吃饭。

曾以为这已经够惨,但看完这个我沉默了——

《无底洞》

12分钟的短片,

吃别人剩下的食物在墓地睡觉他们这样活着

带我们看见马尼拉的冰山一角。

马尼拉,菲律宾首都及第一大城市,也是全世界最具国际化的城市之一。

享有美誉“亚洲的纽约”。

但影哥没那么拜金,让我震惊的不是它的繁华发达,而是金字塔的底座,被踩在淤泥里的塔基:贫民窟。

在首都西北部的汤都区西北角,是目前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全国最贫穷,开发程度最低的地区。

两个西北部,把贫民窟赶到了城市的边缘,这也是菲律宾最不愿被世界看到的一面。

远到巴西里约热内卢的“上帝之城”,近到印度孟买的“达哈维”。

贫民窟给人的感觉永远都是:脏乱拥挤,无序无望,包括枪支贩毒,我们之前都提到过,不足为奇。

可汤都贫民窟,却可能引起你的生理不适。

扒扒

pag pag ,这是一种特殊食物,字面意思是“抖掉灰尘或污垢”。

不是食物掉在地上脏了,而是从垃圾堆捡出来的食物,经过二次烹饪再卖出去。

每天凌晨2时,垃圾车会载着一包包垃圾来到垃圾场,塑料袋里包裹着的残羹剩饭,不时的往下滴汤。

骨头果壳混合着纸屑残渣,被一包包打开,拾荒者在里面刨捡,分类出骨头和可以二次贩卖的肉类。

骨头卖给农场,比较好肉留下自己食用,或打包贩卖,每袋20比索(约合2.6元)

虽然卫生专家警告扒扒带有沙门氏菌等细菌,长期食用会损害人体健康,特别是儿童。

垃圾场臭气熏天,蟑螂蛆虫苍蝇遍布,这特么还用你说?

但对于贫民窟大多数家庭来说,他们别无选择,要么吃扒扒,要么饿死。

在马尼拉1600万人口中,有大约35%的人口住在贫民窟,居高不下的犯罪率外加艰苦的生存环境。

让《但丁密码》中“亚洲纽约”马尼拉又多了一个绰号:地狱之门

在垃圾场讨饭吃已经够触目惊心,但更心生悲凉的是他们的屋子就搭在垃圾山上。

冒烟山

这个词汇太过美化,冒烟山曾经是马尼拉城外的一座巨型垃圾填埋场。

因每天都有垃圾被焚烧所得名。

这里曾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地区之一,有大约25000人在这里以捡垃圾为生。

漫画《海贼王》中的非确定物终点站,就是以此地为原型。

高温多雨的热带王国,让一切垃圾都在加速腐烂。

在《马尼拉的贫民窟-两个世界的分界线》中,主持人也来到了这里,一阵风刮过,她不禁掩住口鼻。

因为除了恶臭之外,刮到脸上的还有苍蝇和其他虫子。

身边的当地向导和没事人一样前行,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环境。

1995年,垃圾山上非法搭建的房屋被政府勒令拆除,冒烟山的历史也将就此终结,但贫民窟并没有越来越小。

山上的居民被迫搬到其他“难民营”,其中一个如今已经形成几万人集中居住的贫民窟「快乐之土」Happyland。

与“冒烟山”一样,“快乐之土”也极具讽刺。

菲律宾语Hapi(垃圾填埋)之意,他们把它变成同音了Happy,也一定程度代表了他们对生活的憧憬。

快乐之土标志性的门牌Happyland

据统计,在贫民窟生活的400万人中,有2/3是儿童。

他们背着编织袋在垃圾中刨捡着,帮父母分担生活的重任。

虽然校园教育是免费的,但上学所需的纸笔费,还是把他们拦在校门外。

一个小男孩双手划着木筏,在垃圾河上捡废品,珍妮问他:你捡废品做什么?

小男孩并没有一点对知识的渴望,换食物是摆在他面前的头道关卡。

他需要在这条漂满垃圾的污水河里,把今天的饭钱挣到,也许只是一顿扒扒。

说到河流,贫民窟的水源有两条路,要么掏钱用政府的自来水,晚上再给它锁起来,要么用扒开垃圾,用河里的水。

贫民窟的孩子大都营养不良,食物水源的无法保证,让他们活不过五十岁。

这大概是人类生命挣扎的极限吧。

活死人

影哥不知道他们死后会不会有地方埋葬,但墓地已经多住了大概5万人。

在马尼拉北部的纳沃塔斯墓地,生活着2000多个家庭。

在《寰球大百科》中,它给我们介绍了这群居住在墓地的“活死人”。

究竟要被逼成什么样,才愿意住墓地,我不忍心问。

但同比把家搭在河边,一下暴雨要么被水淹没,要么被风刮倒,住在墓地好像相对安宁一些。

在政府激烈的讨论着是否应该驱逐这些住在墓地的人时,他们的孩子在夹缝中悄悄长大。

这些孩子对生死看得比常人豁达明朗,生死无非就是在外面还是在里面的事。

这样的人间,是否不来也罢。

贫民窟一直是各个国家极力掩盖的伤疤,没有媒体会报道关于贫民窟的消息,他们大多追逐博眼球的大事件。

影哥能做的也是微乎其微。

但还是有一些机构组织深入了马尼拉贫民窟,设立卫生医疗机构,建立图书馆。

《无底洞》的导演第一次进入这里就是跟着一个慈善机构,几年前他的一部《黑象》揭露了泰国旅游黑幕,引起不小轰动。

今年的《无底洞》同样给人很多震撼。

马路边上,导演发现了“住在箱子里的人”。

他们在木箱子里已经居住了15年,为了让6个孩子都上得起学,他们只能放弃住进新房的梦想。

两个孩子已经读了高中,日子只要有希望,多难都能熬出头。

由于天主教会不建议政府推行计划生育,所以马尼拉贫民窟的家庭一般都有5个孩子。

《马尼拉的贫民窟-两个世界的分界线》中,靠扒扒维持生计的朱西(音译),和当保安的丈夫共同抚养的两个女儿一个儿子。

三个孩子都上了学,在吃饭的时候,意外发现多了两个面孔。

朱西说女孩子是她的侄女,因为兄弟没有工作,她就把侄女接过来抚养。

男孩子无父无母,朱西没有太多能给他的,只能每天管他的午饭和晚饭。

看到这里我很感动,可能这就是人性吧。

因为经历过那样的艰难,所以更愿意帮助比自己更难的人,即使自己还得时常借钱。

ERDA机构也设立在贫民窟,旨在帮助无可依靠的小孩子,他们可以免费在那里吃一顿午饭。

另外,机构还发放校服和学习用具,鼓励孩子们去上学。

毕竟他们应该有更不一样的未来,一个彩色的未来。

贫民窟真正的贫穷,可能不是病态的生存欲望,而是循环往复的边缘生存状态。

生在墓地,吃着扒扒,挣扎生存,然后死去,新的生命接着诞生。

就像片名「无底洞」一样。

相关Tags: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