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尸加工一百五十七章我是王的军队

发布时间:2020-01-22 21:13:17

尸加工 一百五十七章 我是王的军队

枫叶小镇盛产甘蔗,每年提炼的糖脂能够售卖到兽族高原上去。?随{梦}小◢.1a

有着糖脂做依靠,各种各样的小生意繁盛而起,在烈风王国西面算得上数一数二的鼎盛小镇了。

即便有着叛乱每天来这里采购糖脂的商人还是络绎不绝,从这里出发通过玛瑙大荒原地下隧道到兽族或野蛮冰原上去,糖脂的价格能涨上十倍。

黑骑士的铁蹄声打破了小镇宁静,猛犸尸骸战车的声响让小镇居民快速围了上来。

一个老头在三位年轻战士护送下跑到小镇前方,“你们是什么人,敢侵犯烈风王国的土地!”枫叶小镇处于腹地,除了一些临时战士根本没多少力量防守。

这些战士手头上沾过血没有,都是俩回事。

“你是什么人?”,李震颤坐在猛犸尸骸战车的顶端,俯瞰着老头。

“我是枫叶镇镇长!”

“哦!”,李震颤沿着猛犸的长鼻子滑下来,“镇长就好说了,现在我宣布枫叶小镇暂时由我接管!”

“接管?你凭什么?”

“凭我是国王的队伍!”,李震颤将一张身份证明扔在镇长脸上,上面清清楚楚盖着王**队证明。

镇长难以置信的看着这张证明,红章,签名,的确是王**团标准证明。

可这样的队伍。

骷髅,黑骑士,房子大的尸骸战车。

“我怎么没听说过!”,壮了壮胆气想要反驳。

李震颤嘿嘿笑道,“今天天上掉了一颗星星,你听说了吗?”,说完一巴掌扇在对方脸上,“世上你没听说的事情多了,想什么都听说怎么不多长几只耳朵,老头,别说我不懂尊老爱幼,告诉你我们是三王子刚刚招募的军团!”

老镇长呆愣的看着李震颤,这么多年还没人敢扇他耳光的,火辣辣的生疼,俩个骷髅提着铁刀逼了过来。

庞大的铁架猛犸正迈动铁蹄,队伍很彪悍,想反驳一点底气都没有。

“你们真是三王子的军队?”

李震颤直接将阿郎拉过来,“看到没有,这是三王子贴身侍卫,证明文书也看到了,给你半分钟,让小镇上所有生灵全部离开!”

“全部离开,为什么?”

李震颤冷冷说道,“这里将被定位军事禁区,还想知道更多的吗?”

看着老李又要扇几巴掌的意思,老头赶忙退了一步,对旁边的几个战士吩咐道,“让小镇上的人暂时退出来!”

不断有人影从小镇向外走,李震颤带着微笑看着所有人,像个绅士,“放心,我绝对不伤害任何一个无辜!”

老镇长对这位军团首领一点信心都没有,约莫过了一个小时,再没有人影从里面出来。

老李伸了伸手向前一指,“狩猎开始!”

高大的尸骸战车一下子打开了,莱茵战士,长毛兽人,铁甲匹格,仿佛蜜蜂般冲了出来。

高达的莱茵战士提着长刀直接砍断小镇前方栅栏,哈哈狂笑着冲进了小镇。

“兽人?你们是兽族派来的!”

莱茵狮子足有老头俩个高,长长的鬃毛几乎贴在老头脸上,“我们是正规士兵!”

还没等老头回过神,几个优雅的法师过来向着李震颤见了见礼,“温尔克首领吩咐了,收入的三成会划为翡翠岭麾下!”

黑骑士开始向着小镇开进,猛犸尸骸战车上出现的人影越来越多,诡异的是天空中的飞禽仿佛约定好似的。

哗哗哗的从高空不断落下,落在地面上化为拥有翅膀的特殊生物。

这些人类从没见到这么多特殊生灵,聚集在一起,彼此蜷缩。

碰!

一团火焰从房子里穿了出来,借着糖脂呼呼的烧的旺盛。

中央最大的镇长府邸,直接被几发爆炸果实炸的四分五裂。

几个莱茵顺势抽取出金蹄扔在一旁路过的尸骸战车内。

“你们这群强盗?”,老镇长拦在李震颤面前。

“物质补给!”,老李善意的回了个微笑,话音刚落,一个身影直接被莱茵战士提留出来,扔向高空,碰,溅起一片灰尘,鲜血沾了一地。

老头气愤的指着李震颤,“你向我保证过,不伤害生灵的!”

李震颤笑道,“我好像保证的是不伤害一个无辜生灵,这个人不听从镇长命令,显然是叛乱分子!”

“强盗,你们就是一群强盗!”,老镇长气愤的叫道,“把我杀了吧,你这个可恶的强盗头!”

李震颤瞥了对方一眼,这个老头真可爱!“走了,阿郎,我们还要到下一个小镇进行补给呢!”

枫叶小镇一如既往的留在土地上,但此刻称之为枫叶小镇遗址更为恰当,成品糖脂全部带走,所有货物一缕亏空,能看到的金蹄全部消失不见。

百分之七十的房屋坍塌毁灭,每隔几步便会有几片碎肉,他亲眼看见那个黑袍男子走过,一具骷髅架自动站起来,跟着对方离开了。

兽人,亡灵!

这怎么可能是王的军队呢!

三王子,那张证明上是三王子的盖章!

“我要到烈风城去告状!”,老镇长颤抖的身体,看着自己的镇民,一个时辰前这里还是一座富庶小镇。

阿郎静静跟随在一侧,他将李震颤的一切回禀了三王子,但得到的答复却是关注李震颤,不得擅自动手。

整整五天了,这位所谓的圣阶亡灵**师没有一点进攻银月峡谷的意思,相反派出军团大范围的屠灭小镇。

地图上标明的,七个最为富庶小镇成了历史,而被其顺道路过的村落,半个都没剩下。

他成了这支军队的证明。

王的队伍!

“现在可以住手了吧!”,阿郎冷冷的说着,五天带走多少生灵,他不清楚,但在这支军团的后面多了一片汪洋般的骷髅。

这些都是普通的人族居民召唤出来的,他不希望屠戮再继续下去。

这根本不是战争,而是灭绝人性。

李震颤递了一瓶刚刚抢获的椰汁过去,“尝尝,味道不错。”

阿郎随手打翻在地,“你这样胡作非为,三王子会生气的!”

李震颤笑了,“三王子,你不是每天进行汇报的吗,他应该没交代你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吧,看不过去不用给我解药的!”

“我们要攻打银月峡谷!”

“我这不是在攻打吗?”,李震颤的态度很强硬。

阿郎冷酷的脸上猛然出现了一丝冷笑,“这样一个村落一个村落屠戮下去,你这个懦夫?”

“屠戮?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吧,我可是从不滥杀无辜的!”,李震颤看着完全破损的村落,荒原上的强盗们该收剐完了吧,站起身来继续向前走去。

阿郎的长刀瞬间落在李震颤的脖子上,丝丝寒气透体而入,“不要逼我!”

李震颤轻轻拨弄开刀片,“不要逼自己!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你的刀拔出来太早了,还有二十五天!”

二十五天,什么意思。

阿郎任由李震颤从自己眼前走过,即便再冷酷,他也无法忍受这些人族辛苦建立的村落成为一片废墟。

正正八个!

现在才过去五天!

那些猛犸尸骸内部已经装不下了,可眼前这个黑暗人类还要向下一个村落继续进发。

阿郎将长刀收入背后!

他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抖!

难道他的心是石头做的吗,捏着解药的瓶子,他真想狠狠捏碎,终绝掉这个亡灵法师。

淮南市第四人民医院
绵阳市肿瘤医院
长春牛皮癣的治疗
深圳做妇科哪个医院最好
昆明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